「哇!」武器店的規模不小,所有職業的都有賣,共分為五個區域,琳瑯滿目看起來非常壯觀,讓他們大開眼界。

 

  西門映驚嘆完,二話不說往劍的區域走去,西門嵐卻叫住了她:「映兒,妳不去看法書嗎?」

 

  她歪頭想了一下,覺得不需要,「不用了啦!映兒不需要法書也可以唸出咒語呀!」祭司的咒語是古時的語言,每個咒語都是好幾句,目前也沒有誰能讀出字的意思,一切的音也都只能靠死背。不過,有法書的加持,祭司可以用魔力使法書將咒語烙印在腦海裡,本能般地將其念出。當效果過去,不會念還是不會,不會因此而從今以後都不需要倚賴法書唸咒。

 

  就算是主教,能記得五句基本法術的咒語就非常厲害了,對於這件事,西門映只當作是天賦。而對祭司沒有深入了解的西門嵐不知道自家妹妹有如此厲害的能不知道自家妹妹有如此厲害的能力。

 

  「還是看下吧… …

 

  「哥哥的先看嘛!看完在看映兒的也不遲呀!哥哥用長劍還是短劍呢?」

 

  「… …長劍。」

 

  既然說不過,看完劍在看法書也不遲… …就這樣,西門嵐妥協了。

 

  東摸西摸了一陣,西門映拿了一把劍遞給西門嵐,「哥哥,這把怎麼樣?」

 

  西門嵐接過,揮了幾下,重量偏沉,似乎是因為用慣木劍的關係,用起來覺得有些不順手。

 

  「如果能輕點會更好。」他將劍遞回給西門映,讓她放回原位。

 

  「對映兒來說每把劍都不輕呢,嘿嘿… …」西門映俏皮的吐了吐舌後,又跑去找劍了。

 

  又試揮了幾把劍後,一把劍吸引了西門嵐,這把劍的劍柄是黑色的,劍身為銀白色,上面還有少許花紋。他拿起劍,發現它的長度沒有長劍那麼長,卻也不至於像短劍那樣,試揮了幾下,重量比其他劍還輕,很適合他用。

 

  「咦?哥哥找到適合的了嗎?」西門映從隔壁區域蹦蹦跳跳的跑向西門嵐,看了看他手中的劍:「跟哥哥很配呢!」

 

  「嗯,用起來還挺順手的。」西門嵐回答後,看了看西門映剛跑來的方向,問:「去看法書了嗎?有沒有想要的?」

 

  「啊… …映兒剛剛看的是法杖呢。」

 

  「真是的,妳可是祭司啊… …雖說還沒考試還不算正式的就是了。」

 

  西門映傻笑了一下,兩人的話題又回到了劍上。

 

  「竟然挑中了,哥哥就買吧?」

 

  「連價錢都不知道呢,看起來不便宜。」

 

  「先問問看囉!」不等西門嵐回答,西門映將劍拿到櫃檯詢問老闆價錢。

 

  「這把啊,兩百月幣,要買嗎?」

 

  聽了老闆的回答,兩人都瞪大了眼,西門嵐有些緊張的說:「我、我們想再看看… …

 

  「慢慢看啊,有中意的可以在問價錢。」

 

  「好,謝謝… …。」

 

  於是兩人又回到了剛剛挑劍的地方,面有難色的討論:

 

  「果真不便宜… …還是算了吧,以後有機會再來買。」西門嵐在心中計算,他每天做幫村人們做粗活,一天可以拿到三十五月幣,而西門映幫忙治療則是都不收錢的。吃的部分,他們三餐如果沒抓到魚或兔子之類的都吃村里賣的麵包,一個五月幣,一人一個… …零零總總算起來,他們要存一個多月的錢才買得起,這些還不包刮買生活必需品。

 

  「可是有了劍之後,哥哥就能跟叔叔們去打獵了,可以省下麵包的錢呢。」

 

  也是,村裡的人總說他年紀太小不讓他跟,他都十七歲了啊… …如果買劍去考試考到不錯的成績,或許他們就為放心讓他跟囉?可是真的好嗎?這可不是一筆小錢。

 

  「映兒,妳確定嗎?爸媽留給我們的錢不多了。」

 

  「嗯!而且以前為了映兒,哥哥還忍痛把爸爸留的劍賣了呢,映兒還有媽媽留的衣服,可是哥哥什麼都沒有了… …」西門映看著身上穿的服裝,以前試穿在她母親身上的,她還請鄰居的婆婆幫忙改小件一些,即使袖子還是過長,她依然每天穿。

 

  而他們父親留的劍,則在西門映小時候因生病需要看病,因而賣掉以賺取醫藥費。

 

  「既然映兒妳都這麼說了… …」西門嵐下定決心般地說:「我一定不會讓妳失望的!」

 

  於是,他們將那把武器買了下來。

 

  不過,他們沒想到的是,買個武器,考個試,可以成為他們人生中最大的轉捩點…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妮♥ 的頭像
安妮♥

回憶♥

安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